※內容物成分:如標題所示。
※標題乃某五專國文書所收錄之文『醉翁亭記』。亦為今日某財一甲考試之內容。
※今日大放送:《卓爾》《小廝》《綠水》三篇!!

《網誌…》

啦啦啦~

少爺我改了一點點樣式(嗯…真的只有一點點呢= =)

我真是厲害XDDD

不過我還是不會改背景@@

嗯…大娘~(求助的眼神)

另外啊,今天到電腦教室才發現步懷真的音樂怪到爆掉!!

吼吼~難怪最近大夥兒避我的網誌避的跟什麼一樣

喔,少爺我可以體會你們之所以想從右上叉叉離開的原因

嗯…經過今日的研究

少爺我才發覺原來『步懷真』那首曲子,並不是我所聽到的那個版本@@

可惡,他竟然是口哨版

而且還吹的像是黑色星期天似的= =||

喔,沒法啦

俺自個兒換上『秦俑』

嗯,其實我本來就是要放這首歌的啦XD

嗯…蠻喜歡這首歌的=w=

啦啦啦~接下來等大娘有空在和他求助相關的訊息吧!

(真是苦了你了,大娘…我也不是自願這麼笨的= =)

《流水帳》之國文

若夫日出而雲霏開,雲歸而巖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朝而往,暮而歸,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至於負者歌於塗,行者休於樹,前者呼,後者應,傴僂提攜,往來而不絕者,滁人遊也。臨谿而漁,谿深而魚肥;釀泉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雜然而前陳者,太守宴也。宴酣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者勝,觥籌交錯,起坐而諠譁者,眾賓懽也。蒼顏白髮,頹然呼其間者,太守醉也。

--《醉翁亭記》今日默寫片段。

嗯哼,今天默了這樣的一篇文

然後就上課啦

之後就下課

真是不錯的一門課程(因為好混?)

(喔,之所以列出前面的那一長段,乃是為了湊字數)

(眾毆XD)

《流水帳》之離異與新歡的扶正

喔…不曉得為什麼

反正我原來的老婆被搶走了= =

萱她和唉唷惟雅在一起嚕ˊˋ

咩咩~然後我很哭的(什麼怪形容詞= =||)跑去和OL哭訴

嗚~結果OL說去把她搶回來

照辦。

結果?

嗯…搶不回來=口=||

嗚嗚~然後又很哭的跑去跟OL說

嗚嗚~所以OL就因此被扶正了@@

不過啊…

「妳是我新老婆喔。」俺。

「我要睡覺。」OL。

「妳是我新老婆喔。」俺,第二次。

「我要睡覺。」OL,第二次。

「妳是元配喔。」俺,換一個說法。

「呵…」OL。

總之,元配兩個字,意外的戳到了OL的笑點XDD

《流水帳》之會計

嗯…俺乖乖把課本打開

本來想說阿甘今天會教公司會計

又想說,公司會計會很難

於是不囉唆,立刻拿起筆來畫重點,想在老師上課前做預習

沒料到,阿甘一進來,見大夥兒都在埋首苦做丙檢的會計

竟然就這樣默默從我身旁走過O口O

也不阻止我做傻事(←讀公司會計= =)

好吧,最後阿甘又印了幾份考卷讓我們練習

嗯…之後我和小婷就窩一角(乃是因我坐的位子剛好很角落= =)

努力的寫會計

喔~只是聊天湊巧聊到『筆』

俺於是很順手的在交際後面填上了個『筆』字= =

啊~~我是想寫交際費啦!!

《流水帳》之計概

習慣性的,俺計概作業都是複製別人辛苦的結晶

(我只有自己寫過一次而已= =)

so,這回當然也不例外

因為小練說她好像沒做

所以俺和小婷借了,很樂的自個兒改了又改=w=

嗯哼,我記得俺上回也改過小練的作業(也只那麼一次)

結果到了計概課

小練又說她好像有幫我做,而且好像還交了咧@口@

嗯哼,查證的結果

天哪,我唯一改過的兩次,不就是同一章的作業咩?

同一個作業,我竟然複製了兩次,修改了兩次,耍蠢了兩次= =

真是‥%@$#


後來上課看了本小說

之後的第二本,俺和OL借了回家=w=

真開心的一天>///<

《卓爾》

「卓爾,我和我老婆分了。」毛少哀怨,喪著一張臉。

「別說笑了,你幾時成親了?」不以為然,卓爾只願專注於手裡的帳本。

長指輕推了算珠,凝起了眉峰,這帳還有幾分不妥。

「然後我又扶正了一個當老婆。」毛少一反剛才的陰霾,這回換上了笑語。

呃…虧、虧、虧!

沒理會自家主子的風流情事之亂,卓爾的臉色越見沉重,四周像是黑洞凝起了股黑暗力量,彷彿要將人給吞噬的闐暗。

「那˙就˙別˙煩˙我!」起身暴吼,只要怒氣再添一分,恐怕這桌上的算盤就要給卓爾當成當年小李成名的飛刀,直往那不識人間愁苦,不懂他日夜算帳辛苦的米蟲主子身上去了。

小黃聞卓爾暴怒之聲,四條腿急急加快趕了過來,好似牠前生曾是隻千里寶馬,勁走千里猶然神速。趕到了廳堂,見著了毛少,和一臉怒氣衝天的卓爾,牠心裡也是有個底的,不待卓爾令下,不由分說,咬了在想。一張口,猛然咬住了毛少的腿。

「小黃!」毛少驚呼,可那小黃又何曾理會他過。

唉~悲劇就是這樣發生的。

被甩以後(雖然又立刻扶正了一位正室),又隨即招狗咬。

真是雪上加霜、衰上加衰。

卓爾又坐下撥弄算珠,不成、不成。

學武者修心靜。

經商者練冷靜。

他要控制住自個兒的情緒,得想辦法把這帳上的天大差額給補足啊~

嘆了一口氣,沒理會廳前一人一狗的鬧劇,卓爾繼續埋頭他手裡難解的帳冊。

要知道,為無雙館之掌櫃兼任總管,可是很辛苦的哪!

《小廝》

方才給小黃咬了的腿還疼著,毛少怨怨的坐著,一旁小黃正悠適的嗑著牠的骨頭,絲毫沒把牠剛才才咬了毛少這事兒放在心上。瞧,這就叫狗眼看人低。

「少爺,喝茶。」小廝笑盈盈的端來茶品,乃是頂級的碧螺春,這正是上回卓爾巡視帶回的茶葉所沖成的。

「好,先擱著吧。」毛少臉上不若小廝喜悅,很兩極的陰鬱不已。

疑~少爺又怎了,這回的神色不嚇人,只是憂鬱了點,少爺病了麼?

「少爺你怎麼了?無精打采,實在不像平時的你啊!」小廝輕喚,笑容斂起,換上憂心神情。

「唉~」只聞毛少長嘆了一聲。

少爺嘆氣了,難不成少爺得了什麼絕症?!

小廝純純又蠢蠢的腦袋,又不知究竟如何解讀了,妄自以為毛少得了什麼重症難醫咧。

「少爺,別、別…難過了,一、一定會有救的!」小廝一想到年紀還比自己小的生命可能即將殞落,心裡油然而生不捨情感,一雙大眼瞬間蒙上水霧波光,在眼眶裡轉呀轉的爍著水光。

「我不難過,只是真的沒有救了。」毛少拍了拍小廝的肩膀,心忖還是唯有小廝最有情味,不像卓爾般無情。試想,他離異是何等大的大事,那沒上沒下的卓爾,可是寒著一張臉,連聽都不想聽咧!還有那隻沒人性…喔不,小黃是狗,牠本就沒人性可言。嗯…就是小黃也不聽他解釋,就莫名其妙的給他咬了下去。呃…他腿現下還疼著呢!

啊、啊~沒救了!那、那、那少爺不就……!?

小廝想的越來越歪的腦子,滿溢著少爺即將離他們而去的想法。

啊…今日總算有可能可以見到小廝流淚的模樣了。

小廝內心百感交集,他家的少爺啊…沒想到會如此英年早逝…啊~少爺!

「對了,綠水在哪?」毛少拍了拍小廝的肩頭,雖然他不明白他毛少只是換了個妻子,而為何小廝要露出如此悲痛的表情。

「他啊…在、在書房裡…」一滴晶淚盈眶,他心中的悲傷即將到達頂點。

「喔,那我找他去了。」又拍了拍小廝的肩,毛少絲毫不留戀的向外走去。

「疑~少爺!」啊~現下少爺的病情不樂觀,若讓少爺出外吹風,豈不又加重了病情?不成!他得阻止少爺!

於是小廝追著毛少的身後,只是才跨了一步…

「碰!」毛少已然走遠,摔倒的這人正是小廝。他的手上正巧沒拿托盤,也莫怪他會跌跤了。

那滴晶淚,硬生生又消失無蹤了…

一旁小黃嘲笑著小廝的愚蠢。

唉~被狗眼看低的,又豈只有毛少一人。

悲哀的心中哭呼,當然只在心中,小廝的淚滴還是罕見的很。

嗚~

《綠水》

「少爺有事?」綠水沒抬頭,他正寫字呢。

所用的墨水,自是上回卓爾發狂磨的十八缸的墨啦,他正好拿來寫稿子。

他雖不若卓爾要扛起偌大無雙館一館子的家計,但也不若其他人那般甘心做個米蟲,他可是有理想、有抱負的綠水咧!

筆下一字字勾勒出了無雙館的一切,這正是綠水目前所寫的文稿小說。

「我今日與我老婆分了,後又扶正了一位正室。」毛少說。

「哦?要不說個詳細聽聽?」綠水沒抬頭,但他可真是有聽到了毛少所說,並要毛少說個詳細。

不是他感興趣,而是那些事兒,可都是他供吃飯的好題材呢!

毛少說了又說,說到欲罷不能、說到口乾舌燥。

直到說完了個定點,毛少突然想起,從他踏入書房裡,綠水就一直在寫東西,可不知寫的是些什麼?

拿起了一旁已乾的稿子,一邊看一邊唸了出口:

「毛少雖非第一次給小黃撲擊,卻仍捉不到要領,於是乎,又上掩大戰,當然戰況一面倒,小黃使出的『一嘶不狗』,吠的讓人心驚……」

這、這不正是他前幾日遭小黃咬的情景麼?

而且寫的巨細靡遺、寫的精采可期、寫的讓人回味無窮!

這…他…綠、綠水他…!?

楞了又楞,傻了又傻,震驚的看著綠水,毛少微怒了起來。

「不可以寫這個啦!」毛少驚叫。

但綠水不已為然,繼續寫著手中的稿子,將他當成了隱形人。

見綠水不理,毛少急的跳腳。

此時,卓爾恰好前來。

「卓爾,你瞧綠水啦!偷寫我啦!」毛少抓了卓爾的衣袖,要卓爾評理。

「是我要他寫的。」開玩笑,難得他米蟲毛少帶了個有能力賺錢的人回來,怎可以不好好利用?

「欸~你怎麼可以這樣?!」驚訝不已。什麼?原來卓爾早知道了。

「小黃…」揚聲,小黃果然就在一側,狗臉上滿是等待指令下達的興奮。

毛少立刻禁聲,嗚~他們都合起來欺負他啦!

無聲的、默默的,綠水恰好將毛少和卓爾的這段對話給寫了下來。

嗯~一定會大賣。

明兒個說書時就用這一段吧。

綠水心中如是想著。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熊
  • 沒有音樂啊=3=<br />
    <br />
    話說,<br />
    我的小水滴好了喔^口^
  • ML
  • 沒有嗎@口@<br />
    <br />
    可是我上次有聽到啊…(畫圈圈)<br />
    <br />
    <br />
    是唷~那不錯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