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館-歸人》

  「我回來了…!」突兀的,一個久違的聲音,傳進了無雙館的大廳內。

  是該愣著的,小廝在廳裡正掃著地呢!只見他張著一張紅唇,然後他那數年來如一日的習性依舊,他邊呆愣著邊含著兩團淚水在眼眶裡轉呀轉的,手上的掃帚鬆了

,「答!」的一聲自他的手中滾落,親土去了。

  而小黃,閒了多年的身手終於又要重出江湖,飛也似的撲向了來人,那是熟悉不過的味道,是她是他!

  總以為小黃是沒心沒肺的,只是這回,這小黃都成了老黃,一條老狗久遠的思念,實在太久遠了,幾乎是要耗盡了牠半生的等待,只是出走的人怎麼會憶起這條不受教的狗兒其實一直忠心的等呢?

  綠水坐在廳裡,本來就只是捧著一本書冊浸淫書香,他總是很專注,自從主人離開以後,他總是這麼專注,書裡的世界總是比現實還吸引他,他是不會輕易被打斷的。只是這回他也被來人吸引了!那人怎麼可能讓他忘記?他緩緩地抬頭了,他也怔然了。

  「各位,我回來了!」來人笑了,扯著一抹有些不自然的笑容,這些年也該變了些什麼,歲月畢竟不會輕易放過,那笑容有些滄桑了,帶著一抹不該屬於那人的疲倦。久未歸來,在外的飄泊也該是疲倦非常吧!

  那人蹲下了身,撫了撫小黃的頭,小黃真的老了,有些白毛生在了臉上,也真老了,才會忘了要咬咬那個忘了牠的主子。牠溫馴的不若那人記憶裡的模樣。感慨就是這樣油然而生的。

  廳裡的人呆著,而那人也不急著入廳,只是在廳門前,蹲了身,溫柔的撫著小黃,這條已經盼太久太久的狗兒。大概也沒人想的到,這一人一狗,有一日竟會如此和睦相處,人的神情太溫柔,而狗的模樣太過於溫馴,那以往水火不容的光陰是太久了,才以至於現今回憶起來,反而失真了麼?

  良久或須臾,時間已經對他們都失去了意義,彷彿時間凝結了一般,無雙館所有的人和狗兒都只希望能留住這個盼了良久的歸人。

  時間像是沒有進展,直到一雙眼裡的淚水轉了百八十圈還不見落下的小廝,發現了一樣凍結了時間的卓爾。

  「卓爾,毛少他回來了啊!他回來了啊!」小廝的聲音像是泣訴,儘管眼淚從來沒有落下來過。

  那人也愣了愣,停了撫著小黃的手,他也愣了愣,他其實沒有太驚訝,畢竟無雙館裡有誰他是再清楚不過的,卓爾這名字他也再熟悉不過。

  他面著廳內,緩緩起了身,循著小廝的視線,靜靜地,他調整著他的呼吸, 見故人本來就需要勇氣,何況是曾經這麼親近的故人。

  彷彿一世紀,他緩緩、緩緩地轉過了身,露出了一抹微笑,用最雲淡風輕的微笑,想要輕描淡寫這段日子的空白。

  只是,事與願違,再看見卓爾的當下,有些事情卻掩蓋不了,他還是微笑,只是眼眶裡,卻依了自己的心思,學著小廝轉著一圈一圈的水霧。

  三年了,盼了三年了。

  卓爾沒有說話,只是站在十步之遙,輕輕皺著眉,只是沒有說話。

  「卓爾,我回來了。」毛少說。

  卓爾,直挺挺的站著,他是錯愕嗎?不,他也盼著那人,他總是盼著人,在同一個地方等待著,等了又等,他不知道等到人的感覺是什麼,他有心中有一種感覺很彭湃,但是他卻沒辦法去形容,他很想做點什麼,可是他卻動不了。

  他等的人中,其中一個終於回來了,他等待的過程不懂,原來等了這麼多年,原來他等的人,也有一個他,直到他的歸來,他才發現原來他在等他。

  他以為他不會回來了,他第一次離開半年過去,吊兒啷噹的模樣沒變,還帶著柳兒回來,可第二次毫無欲警的離開,他等了半年,以為他會玩倦了,在嘻嘻笑笑地回來。但一年兩年,盼久了,他以為就像雲揚離開了許久一般,永遠都沒有歸期。他盼著心快死了,沒有歸期的人,他以為只能在同個地方永無止盡等待。

  三年了,他好想像上回一樣罵他,可他卻發現他已經做不到。

  卓爾嚥了嚥口水,很困難的才吐出這句話。

  「歡迎…回來。」三年,千言萬語原來不過這句話。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