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還有 那麼一點依稀的聲音

在大雨之中傳來 在我的耳邊 低喃

太細碎了 那問句

我要如何才能回應你

 

最後在哽咽裡 我又依稀、彷彿陷入了過去

其實不是的 已經絕絃了 

是的 那琴合該已然無絃 

但又因何觸動了那最後一絲 隱若無存的 琴絃

挑了那聲 突兀地 錚然 

令我如今 無措地 怔然

 

「欸,雨會停嗎?]

細碎的 我抬頭問了你

你招了招手 

隨後一陣風揚起 吹斜了那雨 

 

細碎的

「就讓一切,隨風。」

最後,我無聲地 回應了自己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