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日見到那個中年男人以後,他開始起疑了。


  第一、為何會派一個年過半百的中老年人來當臥底?雖然這樣的確是比較不容易被懷疑,但若是真要派遣,年輕力撞的男子也較容易受命為左右手吧?


  第二、眼線如何可以受命進入看管他這麼被視為上賓的囚犯嗎?他又是如何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呢?關於這點他問過唐輕紗,而她只是淡淡解釋,是因為羅伊受至於皇帝握有實權,若不從那名眼線的命令便容易讓人懷疑了,也就因此只得如此。


  第三、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疑點。試問一個公爵家會有兩個管家嗎?看那男人的裝束,該是管家一職,那麼唐輕紗算是地下的管家嗎?
 

  「嗯…」思考了許久,他不禁沉吟出聲。


  當夜,他的內心被疑惑填的滿滿的,讓他幾乎無法成眠,腦中不斷想著各式各樣的問題,然後再想一堆合理的解釋,最後再讓另一批問號給推翻……


  望著懷中已經沉沉睡去的女人,莫離東深深一嘆,他想相信她,不!她一定沒有欺騙自己!唉…他已經愛上她了呀。


  終於,莫離東得到了自己滿意的解答。在即將天亮之際,他才滿足的睡去。


  早晨,唐輕紗沒有叫他起床,或是讓他到牢裡去,只是讓他繼續睡著,或許是她體貼他繼續睡著,或許是她體貼歷經一夜的掙扎吧!


  只是莫離東還是醒了,被驚醒的。


  從臥室內設置的簡易廚房裡,傳出了霍霍的磨刀聲,那聲音如此規律,好似已經計畫良久那般沉穩。


  不!她騙他!


  難怪不肯解下他的腳鐐,難怪啊!


  莫離東立即拋下了昨夜思量了一夜的堅定,他都要沒命了,誰鳥他有多愛她啊!


  他迅速的跳下了床,邁開了大步,腳上的腳鐐也因此鏗鏗鏘鏘的發出抗議,可離東不管,他要活命哪!


  一眨眼的工夫,他便跑到了平時唐輕紗進出主館和臥室之間的門邊,他伸出了手去轉動門把,可是卻任憑他怎麼使勁也打不開。


  門,被上鎖了!


  緊張萬分之時,廚房的門也被打開了…

# # #


  破衫半仙才走出了虞家大門,虞夫人便正巧生了,宏亮的嬰兒哭聲即使身在門外也能清楚聽見。


  然後只見半仙深深嘆氣。


  「切要注意名姓之間的玄機啊!」


  莫離東、莫離東哪!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