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看過紅雪嗎?
那一天在落下孤燈,有一場紅雪停住了我的腳步。
我聽見天地皆無,只有紅雪悲涼的顫音。
「刀者,方才的你,下了一場紅雪。」
而始終緊皺眉頭的羽人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回過了頭,避開了慕少艾的視線。

「終於找到了。」在落下孤燈旁的懸崖之處,生得一株他尋尋覓覓的草藥。
少艾伸長了手,壓沉了身子,瞬間卻也不慎滑落了身子,墬落了懸崖,那時拉住他的,卻是那名揮落紅雪的刀者。
「喂!藥草我採到了,你這名朋友我也交定了。」他說。
羽人只是一溜煙的離開,是內心的畏懼,讓他逃離的吧。
「唉呀呀!恩公、朋友、兄弟,稍等一下…」他欲留,而羽人卻遠逃。
看著他離去的影子才一眨眼就已消失不見,慕少艾只是輕笑:「哈!殺人的眼神你是一流的,騙人的本事我可是最高的。」

苦苦守著飄著清冷白雪的落下孤燈,他執意要等著他的歸來。
「喂!我等了你三個月,你老兄半句不說就要離開嗎?」少艾拄著額,像是在打盹,但是在羽人回歸落下孤燈,他便開口了。原來只是假寐罷了。
「你為什麼不走?」羽人蹙緊眉,或是為這名不速之客或是從未放鬆過。
「你還沒給我答案。」少艾只是如是說。
聞言,再別頭。
「我不需要朋友。」又避。
而少艾卻堅持的很。
「太晚了,來不及了。」
少艾又說:「羽仔,我家阿九呀每次討不到糖吃的表情,就像方才你說你不需要朋友一樣。」
他還是蹙眉。
「別叫我羽仔。」但是卻沒真正的阻止他如此叫他。

他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思緒回溯到此,水晶湖畔,回想的少艾不覺輕笑出聲。
「哈。」
「琴身我替你修補好了,我將琴弦稍做了調整,繃太緊的琴弦容易挫斷。」正如他啊,那緊攏的雙眉,何時可以懈下?
裹著隱身斗篷的羽人,聞言睜開了雙眼。
對上羽人的眼,少艾輕笑了。
「羽仔,歡迎回來。」

去到鬼粱兵府求情,滿佈傷痕的離開,定下了一掌之約後。少艾又回到水晶湖畔。
「少時聽琴樓台上,飲觴歌嘯眷疏狂。不信江湖催人老,皇圖笑談逐塵浪。」少艾不覺頌吟。
「羽仔,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我想明明是很動聽的樂聲,為什麼這麼悲傷?明明是比我年輕不知道幾歲的小鬼,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憂愁、不快樂?」
斟了茶水,少艾遞給了羽人,大概是加了料吧。
羽人不知情,僅僅無言飲下。
「羽仔,認識你這麼久。我還是只看見你的不快樂。」少艾說話時,苦澀的讓人心都給揪疼了。
不一會兒羽人就昏睡了。
「羽仔,睡吧!等你醒過來後,咱們再來商量吧。」看著他安祥的睡姿,是對他的憐愛如此深重。
轉身,少艾說:「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欲言又止。
「哈!個人有個人的造化,哪裡又管的了這麼多呢?」
他輕笑,泛著濃的化不開的苦思。
「暫別了。」於是,他離開了。

那天,雨一直下著。
「今日的風雨,一醉合味。」朱痕放下吹奏的笛,說。
「我想保持今日的清醒。」所以才毫無遮蔽的行在雨中。

雨還是不停。
「離開,表示找到想走的路。」朱痕說。
「斷的乾乾淨淨,至此,我也別無牽掛了。」撫著遺物,少艾像是悲傷又像是寬心的說了。
「要追上他的腳步還不遲。」朱痕望著少艾,只是勸他。
然而少艾卻沒有採納,只是求了他:「朱痕,幫我做一件事情。」


他坐在落下孤燈,一如往常拉起了胡琴,一曲悲傷。

很久以前,有一個人站在風雪外問過,看出風雪,看見了什麼?
很久以後,我知道這個人已經不需要答案。

血染蒼茫點成淚,一曲絕琴殤不歸…


刀戟II第15集
有空在寫14集吧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