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

  莫離東瞪著他腳上沉沉的鐵鐐,不甘心的破口大罵著。他是個從東方而來的商人,嗯…是個軍火商。


  他本以為西方世界的生意定也好做,這才遠渡重洋冒險做這危險的事業,哪裡知道這個見鬼的國家,明明嘴上說這是封建制度,但是他娘的,卻沒有一個領主、一個貴族擁有絕對的兵權,僅有一點點自衛軍又個鳥用!這樣就算了,更誇張的是根本就沒有一個人願意起兵造反!是一、個、都、沒、有、耶!


  當他還在祖國的時候,就聽聞西方國家有一名有為善戰的國君──凱達.阿爾伯特。(據說是明亮的貴族的意思。)

凱達不但聯合了游離的勢力,推翻腐敗政權成為共主,更進一步進軍打退了強大的黑暗異族,這樣的威能多讓人敬畏啊!凱達可說是不可多得的將才。

只是當他千里迢迢而來,就已經耗費掉了一年半載的時間,待他抵達凱達帝國之時,那名傳奇的君王已經埋進土裡半年,都可以發芽了咧!

就連外界給予的戰國稱號也迅速因為掌政之人的交替,而被稱為薔薇國度。什麼狗屁薔薇國度嘛!?一聽就弱到爆掉!


  可惡!他本想檯面上銷售兵器給王族,然後私下兜售軍火給那些叛軍們,天知道後者才是真正利潤的來源啊!人人都該曉得,犯法的事情賺的錢總是比較快的。

只是現在很靠杯的的那個長的很妖怪又很娘的皇帝集權中央,又不肯出兵擴張領土,並且很該死的把國家治理成了百年絕見的太平盛世,讓那些安逸慣了的貴族都懶的改變現狀。

  靠!完全就是踐踏他苦學英文,還順腳蹂躪他跋山涉水而來的辛勞嘛!越想越氣,他索性抓住鐵牢的枝桿,狂怒的暴吼:


「去你的─────────────────!」


  不堪入耳的這句髒話就這麼氣勢驚人的回盪在空曠幽暗的地牢裡,回聲之大甚至讓他自己都覺得耳朵有些刺疼。

  噢,忘了說他之所以被抓進地牢裡的原因。他記得那時候好像透過關係總算見到了幾個貴族,可任他苦口婆心的勸他們造反,卻是每一個人都像是驚弓之鳥一般的驚慌失措。對啦,造反的確是大事情。

  只是他們的表情真的有點詭異,明明大家都門窗關緊緊,偷偷摸摸的用暗示溝通了,但他們還是這麼害怕,怕是被人曲解了自己有造反的意圖,馬上就臭著一張臉把他給攆了出去。


  這也就罷了,最後那人更是過分,那個有著『羅衣』這種娘們兒名字的濫男人竟然把他迷昏關在這裡!

  還記得他昏迷前的最後一個畫面是羅伊的俊臉貼的好近,直衝著他笑……等等,那是奸笑還是淫笑?!

  「fuck!」莫離東用他學會的第一個英文單字爆吼。


  噢不!現在用這個單字好不吉利…。


  他急忙檢查自己的身體,仔仔細細的深怕自己不明不白就失了清白。


  「呼…好顯,應該沒被怎麼樣。」還好、還好。


  「呵呵。」宛若銀鈴的笑聲響起,是聽到了他的怒吼,也理解了他可笑的憂心。

莫離東瞪大了眼,看著來人。


  打著油燈的,是個黑髮、黑眼,完全東方面孔、相貌清麗的大美女耶!


  是仙女吧?


  「您好,我是唐輕紗。」唔…仙女說話了。


  「仙、仙…!」他仙不出個所以然來,仙女一路從東方跑過來解救他這麼身困西方地牢的小小信徒嗎?噢,他真的好感動。


  「我叫唐輕紗!」噢,仙女一邊可愛的生氣,一邊用手打他頭耶!這是某種仙術嗎?


  「仙女大人,這樣很痛耶!」嗯,仙術很有用,他的結巴都好了。


  「噢!拜託,我不是仙女。」輕紗翻翻白眼,受不了的說:「我是公爵殿下的管家。」

  
  「嗯?」管家?


  「公爵殿下有事情外出了,要我好好款待您。」輕紗說。


  「啊?」把他關在這裡,叫做好好款待?


  「莫先生你放心,公爵一回來就會跟你好好談談的,將您關在地牢實是逼不得已,這點還請您諒解。」輕紗用十分專業有禮的口氣跟他解釋。


  哦,把他綁起來大概是要獨占他的軍火吧,這個羅伊也真夠絕的。


  「那把我的腳鐐解了吧,我不會跑的。」指了指腳上的累贅,雖然長度夠他大開雙腿啦,只是鐵鍊還是沉重的讓他走不遠。


  「呃…不行。」輕紗面有難色,思考了很久以後,才蹲下了身子,靠在他的耳邊小小聲的說:


  「公爵懷疑城堡裡面……有皇帝派來的間諜。」


  哇!這會不會差太多了,原來那個薔薇皇帝能鞏固他的政權,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收攬了兵權後又暗自埋下眼線控制各個貴族的一舉一動。也莫怪那些貴族神色緊張的要趕著他這個軍火商走了,也難怪羅伊那傢伙才會用這種綁人的手法來留人啊。


  就眼前這個同鄉的東方美女看來,羅伊絕對是很有心要和他合作,不然怎麼找人來照料他,而且這人還特別是他故鄉人咧,可見他十分用心呢。

這個羅伊,絕對不是簡單的角色。


  嘿,這筆絕對有得賺了。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