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內有三個人,三個同樣氣宇軒昂,氣質卻又截然不同的三個出色男子。


  有四個座位,四張華美雕花的椅子,就各自擺在中央那張有著同樣精緻樣式的圓桌旁。


  而那三人都避開了最靠近門的那張椅子,逕自坐在從落地窗透進來的皎潔月光照射得到的地方。


  三人沒有交談,只是靜靜的啜著自己杯中飲品,那畫面很是寧靜,也很是美麗,出色的三個男子,各自散發著讓人炫目光彩,彼此的光輝交錯出完美的構圖,是高雅而深具美感的下午茶…嗯,是有些遲了時間的下午茶。


  沒多久,緊閉的門被粗魯的給踹了開來,也破毀了這般美好的時光。


  「碰!」很大的聲響。但卻沒有嚇著房裡的任何一人。


  「羅伊,你又遲到了。」開口的是一個擁有淡金色髮色的長髮男子。他的樣貌柔弱,卻帶有一種無法逼視的高傲。


  那如白玉羊脂般的肌膚透著粉薔色,看來無情的薄唇,漾著水潤的粉色,此因他方才才飲了一口,現下貴婦們瘋狂的玫瑰花茶,所以一雙唇,漾動著讓人幻想的光澤。


  「只是有事情耽擱了。」名喚羅伊的,穿著一件高級絲料、並有特殊設計,高格調的白襯衫,外頭搭著一件紅色的雙扣背心,合身的剪裁,看得出他擁有一副結實的身體。而他的髮色也是紅色的,一頭暗紅色的髮,讓人莫名的感受到他為人大概也是如赤紅一般的衝動激烈吧!


  「…事情?呵呵。」不屑的笑了,那個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優雅男子輕蔑的笑了。雖然不明白他所笑何事,但是可以知情的是,他絕對不同意羅伊所言的話。


  「入座吧。」開口的是一個棕髮、看來年輕卻相當穩重的男子。


  白了淡金色長髮的美麗男子一眼,羅伊拉開了離門最接近的椅子坐下。


  雖然坐了下來,但是羅伊這人像是一匹野馬受不得拘束,沒法像另外三人一般悠然自若的享受這樣的悠哉時光。


  「給我紅茶!」羅伊才皺緊了臉,有些不耐煩的說出口,看來嚴肅專業的管家像是幽魂一般的,拿著托盤和茶具,迅速出現,看是優雅但又迅速的端上了一個同樣精緻非常的杯子,然後拿起托盤上的茶壺,倒出淡雅的紅茶。


  所有的茶類之中最接近紅色的,莫過於紅茶(
black tea)了,只是畢竟離真正的紅還是有一段距離。


  羅伊厭惡的瞪著杯裡淡紅色的茶液,先是不滿的皺眉,然後從懷裡拿出一罐裝著不明液體的透明玻璃瓶,嗯…是紅色的。


  見到羅伊的怪異行徑,其他三人都很習慣了,自始沉默的少年假裝沒有看見,擁有淡金色長髮的美麗男子只是視若無睹,繼續優雅的飲啜著他的花茶。


  最後的那名穩重男子輕輕皺眉,卻沒有出言多說一句話去阻擾羅伊,僅是悄悄的閉了氣,不去嗅聞那不明液體氣味。


  管家則是老早就如同早已如同幽魂一般的消失無蹤了。


  羅伊將整整一瓶子的不明艷紅色液體全數倒入了他的紅茶裡,才轉瞬之間杯裡的液體就被新添的紅色不明物給染的大紅,混濁的紅色液體幾乎是要滿了出來,那白色瓷杯映襯著杯中的艷紅,就好像盛了滿滿一杯鮮血一般的詭異。


  羅伊不理會其他人,見到那杯鮮紅,反而像食慾大振的立即端起,大口咕嚕咕嚕的暢飲了起來,不一會兒就將那奇異的飲品飲盡,滿足的舔了唇上的餘汁,只是臉上難免還是殘留了一些紅色的殘液。


  有王族氣質的男子看不下去。纖細白嫩宛若女人一般的手。遞上了白色餐巾,示意羅伊擦拭。


  「嘖!」羅伊不悅的輕嗤,不過還是照做了。


  不情願的擦拭清理完畢,羅伊才憶起他來到這裡的目的。 


  「欸、欸、欸!」羅伊大咧咧的粗俗語氣,完全看不出一個貴族應有的氣度。而面對羅伊的叫喚,倒是沒有人真的以眼神注目。只是那名擁有淡金髮色的出色男子輕啜了一口花茶,才優雅地開口回應他:


  「東岸一帶有群海寇犯境。」男子說的好悠哉,好像他說的不過是隔壁的一隻狗誤闖他家後院一般的平常小事。但事實上,那群海上流氓之兇悍可是讓濱海地區的人民,人心惶惶。


  傳言海盜們登陸以,姦淫擄掠不說,駭人的是他們的手法。老人、小孩倒還仁慈一些,一刀解決,住然就是丟進海裡自生自滅,若說到了男人嘛……男人們被活生生的肢解,還沒死透得男人殘缺的身軀還流血如注,已是痛苦百倍了,但那群海寇還是不肯罷休,將之丟入蔚藍海海洋裏面,天知道帶有鹽份的鹹鹹海水,美麗的蔚藍海洋卻是凌遲人的最佳利器啊!


  最後在海上痛苦呻吟的男子們,有的或許痛苦而死、血盡而亡,有的則是受不了這等不人道的對待,自行咬舌赴死了!不過殊途同歸的,終成了漂浮海上,一具具面色痛苦扭曲的人彘。


  而又說到那女人嘛…唉,那就更是慘絕人寰了,悽慘到來稟報的那人都不敢重新回憶起眼前曾經所見過的慘狀,只敢大嘆海盜們真是泯滅天良、毫無人性可言,然後就顫抖的退下收驚了。只是輾轉聽說女人們被海盜用『非常噁心』的方式強暴後,再同樣被丟入海裡自生自滅。真的非常的噁心,真的。(真的寫下去就限制級了…生日禮物送這個好嗎
= =a


    聞言,羅伊眼神之中難掩興奮,立即就出口詢問後續:「對方有多少人馬?」


  「草略估計七、八百左右。」嘖!玫瑰花茶快要喝完了。


  「聽說對方的頭子很是慓悍,有海上的凱達之威稱。」沉穩的男子如是說。


  「呿!」羅伊馬上就表示了不認同,而美麗的金髮美男只是輕蔑的笑著。那名始終沉默的少年則是將杯子放下,以巾優雅的擦拭著唇,好像也不同意這種說法。


  「不過值得注目的是他的副手。」拿起瓷杯,飲了一口咖啡。


  羅伊瞇眼,獵物來了。


  「給我一千,我會讓他後悔曾經自稱自己是凱達!」羅伊不懷好意的咧嘴笑了。


  像是沒聽到羅伊話一班的,美麗男子只開口詢問了沉穩男人的意見:


  「你認為呢?」彈個手指,幽魂管家立即端著花茶壺出現,斟了八分滿的花茶到他的杯子裡,旋即又立刻消失。


  「一千是我的數字。」保守估計一定能夠獲勝的兵力。


  他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以後,又接著道:「羅伊王子如果有三百就夠了吧!」這也是保守估計能夠勝利的兵數。


  「欸!」被發現了,嘖!


  「呵。」羅伊果然是騙人的,說謊也落差了太大了吧!不過…


  美麗的男子心中暗暗盤算了一事,然後看著羅伊,大發慈悲的說:「給你五百,幫我帶份禮物回來。」嘿嘿。


  這麼好說話?嘿嘿:「成交!」


  彼此心中奸笑之後,這場聚會也就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