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思》六之二

+ + +

  於是,一步蓮華就這麼離開了蓮華之池。


  當此之時善法天子尚在萬聖巖外處理要車車老相助之事,已經數日未歸萬聖巖,自然無從得知聖尊者的行蹤。


  待他總算忙到一個段落之後,他才拖著疲累的身心,回歸萬聖巖大日殿,便見到無垢尊者並未如他預期待在蓮華之池守著。


  無垢一見善法天子回來,知道自己當然不可能隱瞞事情,明白自己已入空門就不可言謊欺瞞。


  萬聖巖大日殿上,無垢尊者向善法天子稟告一步蓮華一探風水禁地之事。


  「他去探風水禁地?」善法天子本來就嚴肅的臉上,頓時蒙了一層駭人的陰霾。


  「…是。」無垢眼見這般嚇人的善法天子,怯怯的給了他答覆。


  「功體初癒,但傷體未復。」他又要像那日如來之巔一般不顧一切嗎?風水禁地就是聖尊者曾脫出一次,但這次聖尊者有傷在身,要破風水禁地已是不易,此次一去若又是遇上了襲滅天來…噢不!任何心存歹念的一人,都可能置他於死!那麼聖尊者必然凶多吉少了!


   思量至此,善法天子已然是心急如焚,事情之嚴重可見一斑。


  「聖尊者必是有所準備,才進入風水禁地。」無垢尊者見善法天子如此慌張,心中漸漸動搖,讓他後悔當初沒有極力阻饒聖尊者。


  「即使有所準備,但朱厭劍的影響有多少,他自己清楚。」緊擰著眉心,善法天子沉沉閉目,是思考如何解救。


  現下可是一盞茶、一刻鐘都等不得了。善法天子闔眼思考良久,可是內心的狂亂,卻讓他一直無法真正的冷靜,紊亂的情緒波動的他現在只想奮不顧身的衝出萬聖巖,解救極有可能已是風中殘燭的一步蓮華。


  終於,善法天子維持多年的沉穩,一夕之間全數崩毀。


  在無垢發現,以及在他本身察覺之前,他的身體就已經暴衝到了殿門口,迅速的驚人。


  就在善法天子即將奪門而出之時,一個穿著綠色衣裳的少年,正好護著傷重的一步蓮華回到大日殿。


  錯愕。


  善法天子視線才觸及到那再熟悉不過的白影,停止了向外的動作,原地愕然了數秒。


  直到一步蓮華虛弱的給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


  他才回過神來,雖然還有些驚魂未定。


  不是夢。


  是他,真的是他!


  心中如巨浪襲來的狂喜,讓善法天子的嚴肅沉穩無法招架,他心中的喜悅激增到他快要落下淚來。


  他從沒擁有過這種情緒,他不甚了解什麼叫喜極而泣,沒體會過什麼狂喜到快要落淚的衝動。


  無垢尊者從來沒見過如此反常透徹的即導師,本來陰霾一片的面容,被愕然取代之後,現在最新的風景是善法天子竟然勾起了一絲笑容。


  無垢十幾二十年來,從沒見過善法天子笑過!


  「哦!原來這裡就是大日殿,真是莊嚴宏偉,果然是佛門寶地。」那穿著綠衣的少年像是發現新奇的發出驚呼。


  一入到萬聖巖內殿,他便放開攙扶一步蓮華的手,丟下聖尊者,不顧旁人自行研究、參觀了起來。


  「聖尊者,你受傷不輕。」無垢尊者見到數日不見的聖尊者,面色蒼白,比那日如來之巔的重創更有過之而不及。


  善法天子出手扶著一步蓮華,小心翼翼的,深怕他的傷勢添重了。


  「尚能支持,不用憂心。」聖尊者聲音還有些虛弱。


  再三打量過聖尊者,了解聖尊者此去又添了新傷回來,體內的魔劍散出的魔氣更是一度擾亂了聖尊者氣息的跡象,依一步蓮華傷重又是在破陣而出之後的能力,恐怕無法壓抑住體內亂竄的魔氣,這可是危及生命的危機哪。


  可如今聖尊者雖然重傷,但卻絲毫沒有被魔氣擾心的模樣,可見該是另有高人運輸真氣相助,否則聖尊者一命休矣。


  確認了聖尊者無事以後,善法天子這才有其他注意力去注目這麼一個年輕卻又氣度不凡的少年。


  「不知這位是…?」嘗試過人情冷暖,見過太多世間面貌,善法天子感覺眼前這名少年非凡人也。


  看來十六、七歲上下的少年還在注目殿前的捻花佛祖呢,但一聽見善法天子提及自己,便又踏著輕盈步伐迎來。


  「容吾自我介紹,吾乃九章伏藏。」九章伏藏笑盈盈的說。


  善法天子凝視著這名少年,雖明白少年擁有深不可測的武功修為,但他卻不了解,如何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會有這麼一種內斂老成感,甚至是自己都沒有他這般超脫年齡。


  「吾闖出風水禁地之時,襲滅天來暗中伏擊,若非九章伏藏之助,吾就慘虧在惡體之手。」一步蓮華簡單解釋了當時的危機。


  「惡體不除,對萬聖巖就是危機。」善法天子不想多加思量少年的來歷,只明白現下一步蓮華的事情更加重要。他的傷勢沉重,需要療養。


  「讓你相助擊退襲滅天來,又勞你一路護行到萬聖巖,一步蓮華由衷感激。」一步蓮華對著九章伏藏展笑。


  少年聽了,立刻接著道:「耶耶~不敢當,這只是萍水相逢,更是佩服聖尊者進入險惡的風水禁地,尚能平安闖出,這才讓吾佩服啊!」


  「風水禁地確實凶險,一日不破,異象一日不解。」聞言,聖尊者連帶地憶起了風水禁地之事。

  聖尊者又提及了風水禁地一事,無垢以為,善法天子必然會像以往一般的訓誡聖尊者一番,因他舊傷未癒又添新傷,這回又想要拖著傷體處理這般危險的事情。但是此次善法天子沒有出口阻止,甚至連動怒的感覺都沒有。


  無垢觀察的善法天子的顏色,除了微微擔憂聖尊者的傷勢之外,緊鎖的英眉早已鬆開,像是如釋重負般的輕鬆,看不出絲毫的怒氣存在。


  或許是善法天子妥協了聖尊者的救世之願,也或許是有九章伏藏這個外人在,不好不留聖尊者的顏面。


  「聖尊者已想出破陣之法嗎?」善法天子問。


  一步蓮華怔然,如同無垢尊者一般的疑惑,對於善法天子反常的平靜,他也有些不能明白。


  「此陣五行為形、八卦為用,十二地支相應,雖能一人闖關,卻無法解破五陣,必須五人齊力,吾需要四個幫手。」白帽之下,他一邊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善法天子,如是回覆。


  善法天子對於聖尊者話裡,要再入風水禁地之事,沒有多說什麼,一切平靜的讓人恍若身處幻境。

  唯一奇怪的,即是他從方才就只是深深望著一步蓮華


  了解以後,善法天子平淡,只有冷靜的說了一句聽似無關係的話:


  「你吾功體屬性相同。」


  「嗯?」一步蓮華望進那雙精緻華美的棕桐色眼眸,卻驚覺他看不透善法天子,那雙眸子太深,也太遠了。

  「如果可以,就讓吾代你進入。」他說。


  「天子…」一步蓮華蹙著眉輕聲喚著他的名。


  善法天子先是黯然垂眸,然後再次抬眼,那棕銅色的眸子裡滿佈堅定,不容許他拒絕。


  「聖尊者,請以大局為重。」平日的立場今日對換了。


  一步蓮華心中還有猶豫,但在那一剎那,他卻恍然大悟了。善法天子竟然笑了…是又笑了。


  他給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


  彷彿穿著藍衣的才是一步蓮華,立場互換的未免太過徹底了。


  「確實,你是比現在的吾更適合。」一步蓮華也笑了。


  吾相信你一定會平安回來。


  吾相信你,天子。

P.S.《愁思》這章,其實在寫的時候不知道要下什麼標題。
  但是卻有種淡淡的愁,淺淺薄薄卻又真實存在著,我想這就是這兩個人之間的感覺吧!
  永遠有種說不出的淡愁,環繞著他們之間。
  或許是那就叫不可動搖的宿命。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