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遽變》


  沒多久,在紫宮太一及秦假仙等人的努力,終於說服紫宮世家的彤太君,同意將鎮家之寶──鳳麟鏡毀去,以解天頂的淚陽奇象。


  環繞烈陽的三顆淚星,在鳳麟鏡毀去之時,其中一顆必會消滅,但是事情非是如此單純,代表著紫宮世家的那顆惑星,竟非如預期的消失!而是直直墜落人間,那破天劃空之勢,狹帶著威不可擋的毀滅預言。


  這個惑星的降臨,勢必是要對人間凡塵造成莫大影響,數千、數萬的人民極有可能因此殞命。


  而此顆惑星墬落之方,正是佛門聖地──萬聖巖。


  也許有些遠處觀望的人們慶幸著,也或許他們是同情著萬聖巖的,總言之,就是旁觀沒事看熱鬧而已。


  死的不是自己,哪根野草都好,最多哭幾滴眼淚、默哀的幾刻替他們的死盡一份心力罷了。


  眾人皆以為萬聖巖眾僧不是撤離一地,就是留守聖地,等待天懲降臨,就地成佛去了。


  只是真正萬聖巖的情況卻非是如此的坐以待斃。


  萬聖巖眾僧聚集在惑星預定墜毀的如來之巔,口裡齊聲頌著一篇又一篇的經文,不畏生死,是因早就了悟,所以才能超脫生死。


  善法天子領著堅持不離的萬聖巖眾僧,在如來之巔之下,朗朗誦著佛教經典,將這樣的精神之力寧靜恐懼的心靈,也凝聚精神力量給唯一能解救他們的佛者。


  善法天子凝神遙望著如來之巔,那個立身於巔,毫無所畏的白衣佛者以及佛者身後,那團手持朱厭的烈火。滿腹的擔憂盡數映在他棕銅色眼眸裡,渲染的很深、很深。


  一步蓮華是要以肉身修為抵擋惑星之禍,而這如來之巔,為免去趁機襲擊的人,也早已佈下了人力。只是這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近身為聖尊者把關的,是吞佛童子,這也是一步蓮華欽點的。因善法天子也因為要帶領調度人員,自也是無暇親自替他護身,現下似乎是以吞佛童子為最洽當的人選了。


  只是山巔下的善法天子,怎麼也不夠安心,該是憶起了那日大日殿前,吞佛童子正邪難辨的笑。他仍舊放不下心,他真深怕這一步踏錯,就是將聖尊者置於虎口送死了。


  隨著時間逐漸逼近,善法天子看是沉穩,實是緊張萬分。


  終於,惑星臨頭了!


  惑星已然逼近到只存數尺,但閉目的佛者沒有為著瀰天蓋地的氣勢震著。清如涼水的嗓音,道出了招名。


  「七佛滅罪.蓮華聖功。」


  一步蓮華運功,施出了一朵綻放虹色光芒的巨大蓮華,正好包住擋下了急衝而來的隕星,使他不再繼續往下衝擊。

  巔下眾僧,眼見聖尊者阻下了墬落的惑星,無不是開心的呼叫著。


  「惑星被擋了,是聖尊者!是聖尊者救了萬聖巖啊!」一個起頭以後,引來的是周圍此起彼落的認同附和。


  善法天子看著,卻沒有特別高興。危機並沒有解除,甚至危機才要開始而已。


  「一步蓮華能擋下惑星,此舉太過明顯,將引來有心人暗中殺機。速速調遣人馬。」吩咐了無垢,可外敵要防,內患也不可不憂。


  調遣人員防守之後,這巔下也算無事了。


  善法天子沒遺忘巔上還有一個最大的禍端,還未明朗向佛的魔,現下聖尊者這般破綻百出之時,他還放不下心去信任他。所以他正準備動身前往如來之巔,以防吞佛童子藉機對聖尊者不利。


  此時,被蓮華聖功包裹的隕星,也開始因為蓮華的清聖之氣,逐漸開始崩解了。


  「蓮華聖氣開始破壞殞落的惑星了。今日之功證實聖尊者的功體遠勝從前,但對萬聖巖來說,事喜也是愁。一步蓮華增進多少,惡體必也今非昔比。」能夠抵擋天災,聖尊者的功力不用言說,絕對是不世高手,只是同樣的,這也代表惡體襲滅天來必然也是不可同昔日而語了。

  還正思量著惡體隱憂,還未及踏上山巔之上,突來的變數降臨了。


  如來之巔上,一聲崩裂之音,巨大的惑星開始產生裂痕,同時也在這個瞬間,世界變了。


  是吞佛童子。


  防了再防,可那家賊難防。最後傷了聖尊者的,竟是那個一步蓮華悉心照料的吞佛童子啊。

  江山易改,魔心難移。


  魔,終究只能是魔。


  「吞佛童子!」憤恨怒潮,還在巔下的善法天子脫口,恨恨的喊出。


  聖尊者受襲,他卻無法立即趕到救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魔者逞兇。


  他恨極、怒極,現今最好的做法已無他,就是趕緊登上如來之巔。善法天子施展輕功,不顧自己身上的才新好的傷,催動了內力,想縮短時間。


  縱使他已經用他畢生最快的速度,卻也一時半刻無法抵達,這讓善法天子暗咒不已。


  如來之巔上,吞佛童子魔性終於顯露,這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時機,那把上一刻還在為聖尊者守關的朱厭,此一時已然沒入了聖尊者的體內。


  冷冷的,他說:


  「魔,怎麼也不可能成佛。」無情,魔人不可能有情。


  吞佛童子這話也徹徹底底斬斷了一步蓮華對他的所有情誼。魔,決不可能成佛。


  只見他又一使勁,手中的朱厭劍便深深埋入聖者身體,也深深刺痛了一步蓮華的內心。


  疼,更多是來自於心上的。


  他的心,無聲哭泣著。


  「啊────降魔掌!」怒氣翻騰,昔日被欺騙的感覺又憶起,一步蓮華心裡嘲笑著自己的傻,連著發出一掌,徹底決心要與吞佛童子切割兩立。


  降魔掌一出,連帶的體內的朱厭劍也應聲而斷,威力驚人直逼身後偷襲的吞佛童子去了!


  「魔之焰!」吞佛童子雖也及時擊出一招,然而實力卻大大遠遜於聖尊者,不敵的結果,他霎時間就這麼給怒火沖天的聖尊者震飛出了如來之巔。


  聖尊者還剩下半顆難纏的惑星,此刻若是有人蓄意埋下殺機,那麼聖尊者就是不死也要慘虧了。


  偏偏,此事還真是特意設下的殺計。


  只見在一步蓮華重創未久,襲滅天來便宛若魔神降臨,黑暗的身影擋在聖尊者的面前。


  「這局,是吾勝了。」襲滅天來只是咧嘴狂傲的嗤笑聖尊者中計的愚蠢,然後囂狂的吐出他分化自一步蓮華,僅存的慈悲:


  「但吾饒你一命,哈!」雖無殺意,但是挑釁的意味濃厚。大概是也急著去尋被震飛的吞佛童子吧!只是撂下狠話,便囂張狂妄的離去了。


  「無垢,速速帶著所有人走!吾要賭上最後之力,摧毀餘半惑星。」一步蓮華以千里傳音交代了巔下的無垢尊者,要他讓眾人迅速撤離。當此之時,他也無法自信自己是否有能力能夠摧毀這顆隕星了。


  「可是你…」無垢尚有遲疑,這可能是犧牲哪!


  「走!」他很堅決,堅定的不容許任何的辯駁。


  「…是,眾人速速撤退。」無垢明白了聖尊者的決心,領命而去。


  只是為了萬聖巖,為了這些僧侶的性命,他要全力一試,至少要將傷害減至最低。


  由於無垢尊者先前調派人力守在萬聖巖最外圍,所以現今要撤退人馬倒也可以說是快速,不一會兒,萬聖巖三分之二的人力就已經撤退到萬聖巖之外了。


  待確認無垢已經撤退了大半人力以後,巔上的一步蓮華神情哀傷的深嘆著。


  「是吾種因,由吾受果。」既是他收留吞佛童子,今日反撲也是他應得。既是當年他手下留情,今日的惡體佈計,都是他該受的。


  勉強催動了元功,將全身的功力都賭了進去。


  「七佛滅罪˙梵海神擊!」一步蓮華豁命一擊,金色聖氣頓時耀照滿天,是光彩奪目的聖氣,也是至高無上的降魔殺神之威!


  就是惑星也要應聲而碎,化作漫天飄渺的塵埃,灰濛了一片。


  在灰塵輕輕灑落之間,一步蓮華瞥了一眼,確認惑星已然摧毀消滅,這才放心的微笑,然後他虛弱的清瘦身子,就要倒落塵土了。


  就在那抹白影即將墬地之刻,善法天子及時趕到,牢牢接住了聖者墬下的纖瘦身軀。


  而他也立即為一步蓮華止住紊亂的真氣和腰間那流血不斷的劍傷。


  難掩心疼的神色,善法天子看著懷中面色蒼白,失了平日總掛在臉上的笑容的一步蓮華,心好像被人狠很刺上一劍,很疼、很疼。


  「吾早已說過,魔,不可盡信,你卻從不死心……」嘆了一氣,皺起的眉頭不肯鬆下,隱隱作痛的內心,全是心疼他的太傻。


  他為他心疼著。


  善法天子橫抱起了一步蓮華,步回萬聖巖。


  腦中突然想起了吞佛童子那日所說的話。


  聖尊者,你太傻了。


  ……真的,太傻了。

p.s.貼到一個沒分隔線的好開心XDDD
快要結局了,倒數開始…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我寫出來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