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劫》三之一


  押著戤戮狂狶來到血海,善法天子雖有耳聞近日出現了這樣奇景,分身乏術一直未能親見,如今見來這壯觀的一片紅艷海水,妖妖艷艷漾動著鬼魅的妖氛,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而頂上的圓月,則是映照了這片廣闊血海,才造就了這般令人膽寒的血月異象。


  善法天子知聞這怪象乃是因為惡體襲滅天來間接而成。

襲滅天來接合了魔界斷層通道,此舉非但是讓中原陷入必須隨時提防魔軍進犯的警戒危機,更是讓久不能解的淚陽奇象之外,多添了一筆這樣詭譎的血海之謎。


  善法天子凝著一雙棕銅色的眸子,蹙著英眉冷視著怪異的艷紅海水,他這才驚覺這片血海非是普通海水,定睛一看,那是……一隻又一隻的紅蟲!頓時為著怪氛更添三分詭怪。善法天子滿心不解,地層之中如何能湧出如此為數龐大的紅身怪蟲呢?此事似乎不單純…。


  不過正事為先,此次前來正是為了解破此一奇象,放開箝制住的戤戮狂狶,不慣束縛的狂狶早已按耐不住,深知背後那道犀利的視線不會讓他有食言的空間,再加上他實在想試試拔除了第二根貫脈釘以後的功力,於是他也就暫且沉住了氣。


  只見提氣、摧動了真元,口裡大喊著:「蒼雷真殛!」一道虹電就這麼穩穩直襲那片異蟲血海。


  那血色海水受到了戤戮狂狶之惹動,霎時水掀三千丈、浪捲百里波,正應驗了當初所言此招。


  善法天子凝視眼前此狂,深知這罪孽武功修為在未發揮盡致便已如此,可見其之難纏,若不早日解決必為日後大患。


  善法天子思量著,在血海異象除後,此人該如何的處置。


  須臾,海水明顯受到狂狶之力逐漸抽乾,但狂者再狂也終承受不住這等滅海之威,元功也漸然見底了。


  見狀,善法天子催動己力,傳輸給了狂狶,助他滅除血海。此舉是善法天子欲想解決奇象之災,亦是方才菩提天池,他所提之。


  要不,全功盡發的狂狶威不可擋,將來必屬難纏勁敵之一。


  接引到善法天子雄渾內力,狂狶也深感不妙,明白善法天子修為之高,自己若再不找機會開溜,那麼定是脫不了這善法天子的掌心。


  一聲猛吶,戤戮狂狶再次提飽了內力,加重了宏雷之威,將餘下血蟲全數撲滅。


  善法天子這才注意到,血海的異蟲非是單純消滅,而是真如海水一般,經由狂狶元功,給蒸發到了天頂,成了一片不別血海一般紅艷的血雲。


  不久天際飄起了雨,仰頭一看,那一滴滴的血就這麼落在善法天子的俊臉上,那竟是血雨!


  而在觀那漸空的原處血海,海水隨著紅艷艷的血蟲逐漸被消除,積在天上。裸出本來土色的岩塊,因外力消除異象之故,造成了的紊亂氣流激打著四周地形,竟發出了詭異且駭人聽聞過的的鬼樂,那樂曲一聽,就該是明白絕對是非妖即邪。


  不對!


  善法天子心理暗糟,想儘速押制戤戮狂狶回去,告知一步蓮華此事。


  但卻在他行動的前一步,狂狶察覺善法天子已然被那血雨、鬼樂分了心神。於是搶得先機,回身,先制性的發了一掌!


  未及防備的善法天子,猛受此擊,自是震撼。在反應之前,一掌又來發難,善法天子未能躲開,只好猛接了此掌,卻也正中了狂人之意,這只是他的虛晃一招。


  回神,身染血雨、耳聞鬼樂,而那歹人狂狶卻早已不見蹤影。


  「哈哈哈──!後會有期了。」只餘那狂傲不拘的笑聲和挑釁回盪。


  善法天子自是怒火中燒,想追緝卻也無從追拿起,只能暗悶著一口怨氣梗在心頭。


  「惡徒…。」咬牙切齒,善法天子恨恨的念著,卻也因為忍著怒意、紊亂了內力,進而引動了胸上方受的掌傷。


  「……。」沒出聲,他隱隱忍著痛感。


  再抬眼望著這自己眼下所解之血海異象,最後成了這副德性。血海雖解,異象又添,他也只能嘆息了。


  他既受內傷,他自知勢必不可逞強,而此事也必須告知聖尊者才成,當務之急,就趕回蓮華之池稟告一步蓮華,爾後自己再回萬聖巖療傷吧!


  藍色的佛回頭再望了一眼血雨。


  這…只能期望這血雨不會為眾生造成苦厄。


  摀著胸口,善法天子有些蹣跚的緩緩步向萬聖巖。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