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心而為》二之一


  大日殿光明尊者意外死於脫出萬聖巖三罪者之一的戤戮狂狶之手,善法天子自是沒可能如一步蓮華般慈悲,立即著手追緝戤戮狂狶。


  林間兩道身影交錯,招起式落,都是凌厲駭人。


  經過一番激戰,因戤戮狂狶未能將封住功體的貫脈釘盡數拔除,所以只得被擒住,就在善法天子即將要讓罪者就地正法之時…



  「善惡來頭終有報。」善法天子訴說輪迴因果,若非他殺人如麻,罪孽深重又怎會有今日的結果。


  「哈!天要絕我,你才殺得了我啊!」狂人將死,口氣依舊狂傲。


  「為佛門的亡魂伏命吧!」提起內力,舉掌懸在狂狶頭上,一掌即將落下。
  

  一道他熟到不能在熟的聲音傳來。

 
 「且慢!」天際傳來聖尊者清清嗓音,喝阻了善法欲結束狂狶一生罪孽之命的手,式停半空,沒給贊下掌力。


  「聖尊者因何喝阻?」若又是為了他過分的慈悲,那這掌他不留情。他是厭惡他太過慈心。對襲滅天來如此,對吞佛童子亦是,若對戤戮狂狶也要這般容情,那他是鐵了心要以此掌洩恨了。


  「戤戮狂狶尚不能死。」蓮華平穩的嗓音,有種讓人平靜的魔力,但就目前,對善法天子而言,卻未能減低他的火氣。


  「給吾合理的理由吧!」皺著眉,用隱隱怒氣所化的尖銳語氣問道。


  「一頁書。」澄如水的清嗓淡然念出三個字。


  關乎一頁書?


  聞言,天子只能重重閉上眸子,思考著。


  「殺我、殺我啊!不然你就去殺他,這樣大日殿就是你最大!」被擒跪在地的戤戮狂狶得到有利靠山後,立刻囂狂的挑釁著目前火氣當頭的天子。


  「此人不死,惡根不斷。」嘆息,將怒氣暫且按下,換他開口。


  「一切責任吾會全部承擔,請你將他帶來菩提天池。」天際回蕩的流水嗓音,才出口,又是將一切往自個兒身上攬去。


  這就是他的天性使然,不僅慈悲之心多到氾濫,還從不逃卻責任,總是輕言的將全責一肩扛下。


  懶的施捨一眼給旁邊叫囂的狂人,善法天子只是冷冷的問著。


  「一步蓮華,你認為你的肩頭擔的了多少責任?」挑起細緻的英眉,高升的怒氣,尖銳的刺傷,質疑他所謂的負責。


  遠在另一端的那人,沒有立即回話,一時的語塞,似乎是他也正思索這個問題。


  默然的,善法天子持著冰冷而強硬的態度,等著他的回答。


  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須一步蓮華來負責,天下哪有那麼多事情都要他一步蓮華參一腳,承擔西、負責東的。承擔這個字彙有多麼沉重,難不成他扛的很輕鬆?所以才能這般輕言的老將責任往身上攬?

  善法天子與一步蓮華相處多年,都深知對方的脾性,只是他實在不能認同他就這麼的將一切背負在肩膀上,因為那樣實在太辛苦了。


  因為心疼、不捨,所以才厭惡他的傻,所以才忍不住說出心裡的想法,只是赤裸裸未修飾過的話,聽來實在傷人。


  這回聖尊者真的沉默了。


  未見著面,但此刻聖尊者的面容必是難色之姿。


  善法天子固然明白一步蓮華的窘境,但他也不想退讓,持續靜默、持續強硬的不容他逃避回答。


  是遲疑或者是已然沒有說辭可用,聖尊者在彼此皆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才幽幽的開口。


  「望你…看在吾的份上。」低下了語氣,弱水之音也只得如此。


  細眉皺的老緊,好像身上的筋都聚在淨顏之上,善法天子已下了決定。


  「哼!」只聞他狠狠的哼了一聲,那是極度不悅的表徵。


  斂起了掌力,他於是拖著戤戮狂狶去見那擁有清流嗓音的主人──一步蓮華。


  善法天子此時,也只能惱怒自己這般無法拒絕的窩囊。


  也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就是不能抗拒,無法去推辭,即使他再不願意一樣。一步蓮華是那種從不會強制命令的人,他待人寬厚,從不會硬性規定些什麼,自然也就不會強迫屬下去做不願意之事,不過也許就是這樣,所以眾人都願意為他赴湯蹈火,這便是有仁者能服眾。


  什麼時候,他的心也給這個慈藹的聖尊者收了呢?


  善法天子寒著一張臉,押著戤戮狂狶行路,一邊心思卻不由飛遠了。

P.S.貼不下,只好拆分隔線…~"~

 請繼續收看《依心而為》二之二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