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法天子》


  往萬聖巖大日殿的方向,有一身著湛藍佛衣的佛者徐徐前進。


  「襲滅天來…」在歸去大日殿的路途上,善法天子蹙著英眉,喃喃念著這個他憎恨的名字,一邊思考著。

 
  善法天子方才才自萬聖巖執戒殿而出。他之所以會前往萬聖巖專司佛門戒律教規的執戒殿,乃是為了聖尊者一步蓮華和襲滅天來之間無法斷絕的關係。


  數百年之前,聖域便與魔界交惡,數十甚至數百場大大小小的戰役,更讓兩者之間仇恨嫌隙加深,魔界更在數年前血洗聖域,此等深仇自然不可能輕易化解,勢如水火便成必然。


  而現今魔界再大動作復出,更是目前武林最大的威脅,而身處魔界的襲滅天來更是將來的一大隱憂,武功修為比之一步蓮華更是有過之而不及,心機城府更可謂之深不可測,若只是普通的魔界中人就也罷了。然而偏偏這樣的危險人物,卻是佛門最高指導一步蓮華的分身,聽來實在駭人聽聞並且十分的諷刺。


  善法天子深知其中淵源,襲滅天來之事他是知情的,當年他也在場,魔者的狂妄他不是沒有見識過,只是他仍然震驚,是因他以為他能夠就這麼的把事情給壓在檯面之下。當年潛入萬聖巖的紫宮宣夜便是因為探取到了這等天大秘密,所以他一方面是為了掩蓋,一方面是教訓這個狂徒,才將之囚禁在萬聖巖之內,雖然他也明白,絕對不可能永遠堅守住這樣的秘辛,但他也沒料到會在這般的危及之刻,引動了襲滅天來的現世。


  武林已太過紛亂,現下能撐住正道的也大抵也只有一步蓮華、一頁書和蒼而已,而襲滅天來之事,無疑是重重打擊了一步蓮華的地位及名聲。


  為了尋找一絲契機,他才動身前往執戒殿,望可沉下此事。然而,執戒殿是那樣堅決,執意將一切錯誤歸諸於聖尊者的身上。


  善法天子思及數刻前在執戒殿自己的失態,他自嘲似的輕嗤。


  他向來不愛多話,只要那麼一開口,絕對是損人無好話,但在執戒殿上他卻幫人說話了。為一個從不會為自己辯駁的人,他甚至辨的臉紅脖子粗,也要捍衛到底。


  因為若是他不幫他,又有誰能夠助他一把?這世上真能無私奉獻的人少之又少,扳手指數也只需要一隻手便足矣,他不忍心這樣真心護世的人,因此而毀去,這個世界還等著聖尊者來散送希望。


  所以他出口為他反駁、為他辯護,甚至差點武力相逼。


  他是除了當事者外最接近真相的人,他深知當年一步蓮華分化出惡體的苦衷。那是為了成就佛體救世,為除去一切為人的魔障,只得練化一體,所以才成就了襲滅天來,只是聖尊者向來慈悲,就是諸多罪孽所生之魔,他也未能痛下殺手,而這樣心思卻沒有人能夠明白。


  這世上之人向來如此,不能體諒他人的辛勞,只懂得抱怨、怪罪,將諸如此類之事推託到他人之上。


  好比現下的執戒殿,為了免去襲滅天來這個麻煩,為了正自己的清名,而將一切過錯都歸在聖尊者的身上,可知當年,正是那些執戒殿一干人大力贊同一步蓮華修練佛體的,若真要論罪,執戒殿那些執事,焉能避之?


  只是,這樣的說法,他一人勢單力薄怎能與之抗衡,爭論沒有贏,但也不算太輸,總算是稍稍為聖尊者爭取到一絲喘息空間。


  善法天子步入了大日殿,而聖尊者已經佇立在那兒了。他暼了一眼,立刻發現了一步蓮華手中已握了一卷執戒殿專屬的法卷。


  他不悅的將眉間的不平,更擠成了連綿的山峰,眼神更是帶有一種忿忿。


  就是他說了這麼多,執戒殿仍不肯給予延緩或者援助,就是要這麼地將一切過錯都推給聖尊者承擔。


  不平靜的情緒,以致於他沒法如往平淡的望著他。那眼神對善法天子而言只是自己情緒上的憤怒,但對其他旁觀者而言,那樣的眼神足以稱之怒瞪,因為善法天子本就生的嚴肅相貌,若沒斂起自己的情緒,就會如此好似結下天大樑子一般。


  不若一旁無垢的微微驚恐的樣子,一步蓮華如舊那樣,畢竟多年相處,他不會不了解他,他自然明白他的怒意並無惡意。


  「你終於自執戒殿回歸了。」於是一步蓮華率先開口了。


  如清流的嗓音,總能撫慰那些惱人的情緒。


  「然也。聖尊者,善法天子為你而回。」望向聖尊者的方向,善法天子亦開口。


  「此乃時機已至。」一步蓮華的唇上綻出了淡淡微笑,像是不知情執戒殿一事一般,單純為了善法天子歸來而笑。不過這樣的笑容,也興許是為了撫平善法天子的情緒。


  「關於法卷內容,聖尊者已經看清了嗎?」只是他不解,為何這般大的事情一步蓮華還笑的出來。


  「嗯,吾已詳讀。」聖尊者臉是淡淡的微笑還是淡淡的,未減過也無增過。


  「你不擔心?」不解。


  聞言,一步蓮華只是輕笑出聲,沒有正面回答。


  善法天子愣了愣,然後他也明白了。


    
為此他輕輕眨眸,暗自為他輕嘆一息。


  「那麼聖尊者是承認自己的罪責了?」他開口問,雖然他很清楚答案。


  「善法天子,吾從未否認過自己該負起的責任。他的出現,也是吾在等待的天機。」他心中早已有底的答案,他是不該妄想他會反駁的。

  畢竟當初就非是一步蓮華刻意掩飾,事到如今,一步蓮華當然不可能逃避他鑄下的錯。也就是這樣的聖尊者,也就如此才值得他這樣追隨。


  又怨了一次執戒殿,他開口將執戒殿的三道指示傳達。

一是在聖尊者淨化惡體之前,他會暫接大日殿事務。這點是善法天子自己向

執戒殿要求的,不是為了權勢,而是方便聖尊者行事,算是為了分憂。

二是公佈這項秘密。此事就是善法天子努力爭辯,也無法按下,此事注定

要在此刻被揭開。


  另外就是當日脫走萬聖巖三名罪犯的緝拿之事,起因乃是惡體連接斷層導致,執戒殿要求聖尊者追回。


  「吾無異議。」一步蓮華說,這是他釀的錯由他收拾是理所當然。


  不過聖尊者沒意見是他的事。現下他善法天子才是握有領導權的人,於是他沒理會,逕自分配好了一切事宜。


  「自今日開始,大日殿由吾暫居最高指導。聖尊者,大日殿奉命必須追回,因天變之象逃出萬聖巖的三名重罪者,吾會幫你承擔。光明、無垢雙尊者就協助你的行動。」開口,就是一句承擔。


  「那誰來助你?」


  「不需要,聖尊者不相信吾之能力?」


  深深明白天子用心的聖尊者望著善法天子,微笑感謝道:「有賴你了,天子。」的確他是無力分身去煩忙,所幸有他。


  「吾只是盡大日殿領導之責而已。」他理所當然的開口:「吾只望聖尊者速速進行贖罪之行,但願此回你不再手下容情。」


  「吾會殷切記住當年的錯誤。」他開口承諾。


  善法天子憶起一步蓮華前些日子帶回的魔界戰將,疑惑聖尊者的處理方式。


  「那麼罪人吞佛童子呢?」


  「他已脫胎換骨。」


  如斯回答,讓善法天子極為不悅,內心燃起一種難以壓抑的無奈忿懟。


  方才口口聲聲說會殷切記取當年教訓是誰?現下重蹈覆轍的,竟然還是當年的同一人。


  「聖尊者一步蓮華,你又想對魔容情?」被平復的情緒又被挑起,出口的話比之往常更為尖銳。


  「吾佛慈悲,該給新生的生命一個機會。」對於這類事情他向來慈悲,並且比誰都還要堅持,無論誰去勸諫都只是徒勞。要不,集結眾生苦厄的襲滅天來也不會存活至今。


  他比誰都還要明白,因為他是欣賞這樣的一步蓮華的,欣賞他無私的慈悲,但是與之處久後,知曉聖尊者總是為此傷痕累累後,他開始有了想要抹煞掉他這項優點的想法。


  然而,一個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就是時光不斷流轉,他也不會改變一絲一毫。對於此事終究固執的愚蠢。


  「慈悲不能亂用,但願你不會遭到反噬。」瞇起棕銅色的眼睛,口道像是詛咒的警語,這實則是要他戒心。可惜他善法天子不懂得婉轉、不懂如何卸下如芒刺般的尖銳。


  一步蓮華沉默了些會兒,不知是動怒了還是懶得去辯駁了,只是轉過了身,背對著善法天子。


  善法天子瞪著白色背影,心中有怒。


  「請了。」簡簡單單一句話,無疑是狠甩了一個巴掌,是他一步蓮華仍一意孤行。


  火藥的氣味悄悄蔓延了這空間。


  捨下善法天子一人,一步蓮華就這麼頭也不回的離去,不想再多解釋什麼。


  「吾等告退。」一旁光明、無垢眼見尷尬,也不敢多言,施禮後便隨聖尊者離去了。


  善法天子的身影孤獨留於大日殿中,眉間綿疊山巒透著憂愁。


  「一步蓮華,以慈悲為懷乃吾佛之心,但以慈悲為名,又豈知真相與後果?」望著遠處走遠的白影,他為之深深憂著。


  總是如斯,真要傷了,也不懂得保護自己麼?


  善法天子一個轉身,與一步蓮華背道而馳的身影,看來多麼地……寂寥。



p.s.圖片忘記記下是誰的作品,侵權請告知我>"<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熊
  • 原來他是藍色啊!<br />
    我還要看=3=
  • a15720
  • 他是藍色的沒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