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哭泣,我從沒見你這般懦弱。

你說,你愛她。

你求,我的成全。

你求,我放過你…和她。

空氣中瀰漫著你和她歡愛過的氣味。

你衣衫不整,她亦是。

你一臉的要死不活,她亦是。

「你真愛她至死不渝?」我問。

你的回答,是那般的堅決、那般的深植我心。

於是我轉身。

傷心嗎?痛苦嗎?

於是我回歸。

回歸。

也許我早就明白,我所屬的地方,只有那裡。

回歸吧,歸吧!

我織起了紗,織起了生命之紗。

光明的、黑暗的,那一條一條的生命之絲啊。

屬於你的,和她的,還有屬於你和她的。

我為你織起了光明的紗,為她織起了光明的紗,為你和她織起了光明的紗。

只是我的眼淚滑落,我的憂傷、憤怒、痛苦還有我的愛恨全數滴落了,滴進了你們的生命之紗裡。

於是你們憂傷、憤怒、痛苦,你們愛著彼此,卻也恨著彼此。

於是,你們分分合合,不斷的傷害對方,你們又愛又恨,為此疲憊不堪。

望著你們執刀相向,用仇視的眼神看著你們所謂的摯愛。

至死不渝嗎?我輕蔑的笑了。

拉姬西絲給你們壽命好長,我織著你們的紗,時而將它分開,時而將它合而為一,你會恨我嗎?

光明的紗在我手裡織呀織的,耀眼的光輝卻被我的眼淚的給染成深黑,你會恨我嗎?

我不屑的笑了。

你們至死不渝的愛情,最終,還是該結束了。

艾托普絲將你們苦痛的生命剪斷了。

你們化成了一塊一塊,被艾托普絲帶回了。

我茫然的望著那些不成人形的肉塊。

艾托普絲說她甚至還未動手,你們便自相殘殺了起來。

我又笑了。

在最後一滴眼淚滑落的時候,我笑了。

原來這就是至死不渝的愛情啊?

我終於懂了。


※註:希臘神話三位命運女神(Parcae)中…

   可羅索(Clotho),命運之線的紡織手,不斷轉動巨大的紡車輪。

   負責測量命運線之長短的拉姬西絲(Lachesis)。

   還有在生命將盡時,剪斷生命之線的艾托普絲(Atropos)。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a15720
  • 好開心的一篇XD<br />
    <br />
    雖然很偷懶什麼都沒說@@<br />
    <br />
    不過我打的很開心XDDD<br />
    <br />
    打的好短、好簡略<br />
    <br />
    我好開心啊~~~(灑小花)
  • a15720
  • 最後的註解是複製希的<br />
    <br />
    想看到其他續集的請去找別人要@@<br />
    <br />
    那些不是我的負責範圍(笑)
  • TO TO
  • = =.........<br />
    <br />
    我們寫的會相差很多....<br />
    <br />
    一定會
  • a15720
  • 我會慢慢期待的<br />
    <br />
    最好我回來台北你就可以把他寫完= =+<br />
    <br />
    呵呵(奸笑)
  • enfirashy
  • 為什麼很開心呢?<br />
    <br />
    因為什麼都不用交代嗎?
  • ML
  • 是呀、是呀!(燦笑)<br />
    <br />
    你真了解我(拍肩)<br />
    <br />
    不愧是小練!(連連點頭稱是)
  • 希
  • 哈哈。<br />
    <br />
  • ML
  • 你只回一個哈哈<br />
    <br />
    害我不知道要回什麼了= =<br />
    <br />
    (可是還是回了@@)
  • 希
  • 所以你知道要回什麼了嘛!(拍肩)
  • ML
  •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