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君葉和風颯一同下了山,因為要前往的方向並不相同,便在一處山店分別。

但基於關心,葉並沒有乖乖回到清河王府,反倒悄悄地跟在風颯的身後。

隨君葉的劍法雖是風颯和他那個掛名的師父學的,但他一身絕妙的好輕功,卻是出自他那個清河王爹親。

他學什麼武功都不是很快,但就這個輕功,他卻是學得精深,別得不說,就是父親也無法在輕功上贏過他。所以他這般跟蹤風颯,才沒讓風給察覺。

葉子跟著風多日的趕路,總算是到達了目的地。

只見著一身黑衣的風颯,手一揚,一把反光的劍就這麼的殺了一人,那人甚至還不及叫出聲,便只能帶著一臉的震驚升天。

葉子見此幕,錯愕不已。

風颯的神情冷酷,像寒冬般的冰冷無情。

在那人身旁的侍衛起先也楞了一楞,但旋即有了反應,朝風颯砍了過去。

但是風颯只是低頭將那人懷裡的一包東西給拿了出來,就不在戀棧,隨即使出輕功而去。

風颯殺的那人葉子認得,是某個重要的朝廷命官。

但是風為何要殺他呢?葉子不解。

葉子為了解惑,也施展輕功,追著風去了。

這次,他沒刻意掩蓋,而是使出全力,想追上風。

葉一路追著風,而風也察覺到身後有人,回頭,赫然發現追著他的,竟是葉子!

風在郊外的一棵樹下停下。

而葉也停下了。

「你都看見了?」問句,風颯問的。

風背對著葉,他實在沒有什麼臉可以面對葉子。

「你為何要殺他?」問句,隨君葉問的,也順道回答了風的問話。

望著風颯的背影,葉子臉上滿滿的不解。

「知道了,對你沒有益處。」風颯望著樹幹,如是說道。

「和你的家人有關嗎?我求你告訴我,好嗎?」葉子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了,是心疼也是不捨。

風颯閉上了眼睛,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我家,就是那個多年前慘遭滅門的風家。」

葉子靜靜聽著風颯說。

「那天,我自外歸來,不過幾個時辰而已,我家就變成了人間煉獄。空氣裡,都夾雜著血腥的氣味。地上,都是我最愛的親人的血跡,氣氛瀰漫著死亡,每個人表情都是難以言喻的害怕、驚慌…。翻倒的茶具、盆栽,他們掙扎過,但還是沒有用…沒有用……」風颯又想起了那天,難掩心中的激動。

聽到這裡,葉子為風颯心痛著。背著風颯他輕柔而用力的從後抱住了風,希望藉此難夠帶給風颯力量。

或許是因為葉子的擁抱,風颯的心稍稍平復了。然後他繼續說著。

「後來,他們開始追殺我,我心裡雖然想為我的家人報仇,所以我穿上黑衣,那是對我家人的哀悼,也代表我一定要復仇的決心。但無奈的,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就在那次,我幾乎是一隻腳踏進棺材的時候,我遇見了他…」

「謝天謝地,還好他救了你。」葉子由衷的感謝那個救了風颯的人。

風颯搖了搖頭。

「是,他救了我,也替我報了仇,只是…那是有代價的。」風颯轉過了身,堅定的望著葉子。

「要你殺人是麼?」葉子抬頭凝望著風颯,說出了他的猜測。

「是的,風家十六人,十六命。我必須為他殺十六人。」風颯有些痛苦的對葉子說出了所有的真相。

「我懂了,此事我不會再過問了。」葉子凝視著風,露出了一絲微笑。

畢竟,這是風颯的命,風颯和那人約定好的事,他也不能多管些什麼,就當作是對那人的報答吧,反正風方才殺的那人也不是什麼好人。

「葉子…」風颯輕柔的喊著。

「只是,答應我一件事。」只見葉子取下自己身上白衣的白色腰帶。

「你我交換腰帶。答應我,別讓血污了這條白色的腰帶。」

風颯楞了楞。

「好。」風颯微微勾起了唇角。


一棵樹下,兩個人影。

繫著白腰帶的黑影和繫著黑腰帶的白影。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