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漆黑的夜晚。
寒冷,是從皮膚上傳來的嗎…?

我望著地上,那曾經潔白的磁磚,現在卻是一片艷紅。
從我父母親的臥房裡延伸出來。
我不解,我茫然,於是為了解惑,我走了進去。
不刻意避開,任由鮮紅染上我的裸足。
然後我抬眼,而那駭人的景象,讓我完全怔住了。

那個在商場叱吒風雲、總是充滿自信的男人…也就是我的父親,死了。
他胸前一片血腥,右手臂置在床上,他頹廢的倒坐在床旁,眼神是我從未見過的驚恐。
偌大的臥室,從舖在地上的純羊毛地毯到潔白如新的磁磚,全部都沾染上我父親那鮮紅的血液。
而床上,我那溫柔婉約的母親、總是典雅大方的母親,坐在床上,最後的眼神…是害怕。
掛在她脖子上,最後的一條項鍊,是一抹艷麗的紅。

我嚇的不斷往後退,直到背靠上了冰冷的牆。
我眼睛瞪的老大,不斷的喘著氣,胸口不斷的起伏…

不可能!我們方才才一起去吃過晚飯的呀!為什麼……?

我想大哭,眼框也濕濕的,可是眼淚卻沒有淌落。
我想大叫,可我雖然想要出聲,但喉嚨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響…

為什麼…!

『啊───!』

那是我妹的聲音!

我沒有時間在哀痛了,我飛也似的衝上二樓。
可我還是晚了一步,我妹她…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男孩。

我妹靠著牆,從她的腹部流出源源不絕的鮮血。

『哥…』

那是我妹,最後的遺言。

他,那男孩的手上,拿著一把因沾滿了鮮血,而不再銀亮的刀。
兇手,殺手,他,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男孩。

我恨恨的看著他,我沒有絲毫的畏懼。
反正,我什麼都沒有了。

死,又何畏之有?

我向他衝了過去,發瘋了,我沒有閒暇顧慮,也不必顧慮了。

飛蛾撲火,就這樣死了吧…


可我的心臟還好好的在左胸膛裡跳動,我並沒有就這樣死去。
他看上我的聰明才智,說服了和他一道來的夥伴,他們把我帶回了組織。
殺手、駭客、小偷…一個充滿犯罪的地方。

我活下來了。
我學他掛上一樣的笑容。
笑著,就可以掩蓋,沒人可以知道,我真正的想法…

我躺在床上,睜開了眼睛,我知道我很疲憊。
但回憶總讓我的內心不能平靜。
不能平靜的浪,不斷的衝擊著我,讓我再度失眠。

起身,今夜不想睡了。
失眠。《他》
創作者介紹

舉世無雙

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15720
  • To:夜小白大大^0^<br />
    <br />
    這個當然…不是真的<br />
    <br />
    這是我最近寫的小說,分類是《廢,廢文堆積處》的都是我自己創作的小說<br />
    <br />
    寫的不好,不要見怪啊~<br />
    <br />
    謝謝你來留言,我好感動啊XDDD<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